标签归档 智利西班牙

通过admin

智利如何输出“车厘子自由”?

也许我们并不知道,当中国中产人士以“车厘子自由”为傲的时候,距离中国2万公里的遥远国度智利在默默含笑。

因为,智利出口车厘子中有84%去往中国,而中国进口的车厘子90%来自遥远的智利。

国土狭长的智利是如何担负起中国中产阶层“车厘子自由”的梦想的?智利的车厘子,究竟是如何走出国门的呢?又是怎样跨越全世界最遥远的航线之一,来到中国的?

现在称为车厘子的这种樱桃,又叫甜樱桃,最早野生分布于伊朗北部和高加索地区。

罗马帝国期间,帝国版图不断扩张,帝国区域内的农作物也得到充分交换和传播。其中甜樱桃,也逐步从高加索地区、小亚细亚地区进入地中海沿岸、亚平宁半岛种植。以至后来被传播到欧洲各地。

16世纪以后,欧洲农业科学起步发展,人工选种育种技术大面积推广以后,樱桃种类逐渐多样化。其中的甜樱桃(车厘子)依其适应地中海气候的特点,在欧洲很多地方推广种植。

17世纪,殖民者将车厘子带到美洲。美洲新大陆上,最接近地中海气候的地区,成了车厘子新的家园。

这些车厘子的新家园都有这样的气候条件:年平均温度7-12℃。早春气温变化不剧烈,夏季干燥、光照充足,冬季又不太冷。

也许是某种历史巧合,车厘子种植的发源壮大经过了哪些地区,这些地方就是当今世界车厘子产量最高的地区。

甜樱桃的原始种来自西亚。土耳其和伊朗在近十年内都位居全球车厘子产量前五名。其中土耳其长期保持产量全球第一。

地中海沿岸欧洲国家和东欧国家,早在罗马帝国时代就推广甜樱桃种植,时至今日意大利、西班牙、罗马尼亚等甜樱桃年产量都在10万吨左右,产量也是全球领先。

美国是世界农业强国,也是车厘子从欧洲带到美洲后大面积种植的地区。加之美国土地辽阔、气候适应,其甜樱桃产量长期居于世界第二。

但是,为中国中产人士“车厘子自由”做出最大贡献的外国,却是总产量并不突出的智利!

中国樱桃四五月为旺季、欧洲车厘子五月到七月是旺季。但智利车厘子则不同,通常是在岁末年初(11月至次年2月)出现在市场上的。这让它们占足了节日的喜庆气氛,更受欢迎。

▲智利出口北半球的水果主打错季销售,美国超市卖智利水果的广告语“给你的冬天添上夏季”

中国中产人士在春节与一年难得一见的亲戚,比娃、比车、比房的时候,拿出一盒2万公里外智利出产的新鲜车厘子,足以堵住七大姑八大姨们的催婚、催生的悠悠之口。

能在冬天提供新鲜樱桃,得益于智利位于南半球的位置,也得益于智利的地理、气候条件。

与同在南半球的其他几个车厘子生产国相比,智利车厘子产量比这些国家都大、更倾向于规模销售,该具备价格优势,因此供货充足,更易得到中国商家和消费者的青睐。

此外,由于车厘子十分娇嫩,采摘时候稍微用力不当就会弄坏果实,所以车厘子采摘都需要人工逐一手采,没有机械可以代替。因此车厘子生产环节一大成本就是人工采摘成本。

跟澳大利亚、新西兰这些傲娇的高福利、高工资国家相比,智利的劳动力成本相对较低,2017年智利年人均工资收入仅为澳大利亚的一半。这也使智利车厘子因人工采摘成本低而整体上更有成本优势。

智利种植并出口车厘子,并非传统优势产业项目。而是近几十年新发展起来的农业产业。

2006年,智利车厘子采收面积和年产量为7600公顷,产量为4.1万吨。到了2011年,采收面积则增长到1.3万公顷,年产量也到达6万吨。

这样,智利几乎是近几十年内全球范围内车厘子采收面积和产量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

同欧洲、北美等车厘子产量大国不一样,智利国内的车厘子需求总量很小。因此,智利的车厘子产业从一开始就是定位作为出口产品的。

2006年,智利车厘子出口只占全部生产量的约一半。但到了2010年,出口占总产量比例达到72%。

虽然和美国等国相比,智利的车厘子产量还差得很远。但智利车厘子的出口销售额2017年已经超过5亿美元,紧随美国位居世界第二。

而且,因为智利车厘子离园价格非常低,长期只有每吨略高于1000美元,因此利润空间比美国大很多。也有人认为,从利润收益来看,智利车厘子出口所得,可能已经超过美国跃居世界第一。

毕竟,美国出口的车厘子还要养活那些口无遮拦、随意上调关税、肆意伤害贸易伙伴的政客们。当然,前面提到的人工采摘成本相对较低也使智利车厘子利润空间增大。

倒退回50年前,智利人应该很难想到,自己生活中并不显眼的车厘子,会为自己国家挣来这么丰厚的利益,更不会想到智利会成为全球的“果园子”。

上世纪70年代,当时的智利政府为使国家摆脱经济困境,决定智利经济以出口为导向,实施经济自由化改革。

截止到2013年,智利已经与60个经济体达成了22项自贸协议。出口导向的经济政策鼓励农民从原来的粮食种植供应国内,转为水果种植,面向国际市场进行出口。

为发展外向型的水果产业,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智利投资几十亿美元发展水果生产。果树种植面积从70年代的5万公顷到2000年的16万公顷。

智利北方地区干旱,植被稀疏;中部地区温暖,为地中海气候;南部则多雨、寒冷。如此多样性的地理条件,加之南半球的季节反转,带给智利能够生产、出口的水果也具备多样性特点。

▲智利车厘子的主要产区位于“温暖带夏旱型夏季温暖”气候区域,也就是地中海气候区域

以智利中部的兰卡瓜地区为例,这里是智利车厘子生产的主要区域之一,也是智利最大的新鲜水果生产地区。兰卡瓜地区中心是肥沃的中央山谷。在种植水果前,兰卡瓜附近以种植粮食作物小麦、玉米为主。

该地区较为宽阔,长期处于沿岸太平洋高压带中。因此,兰卡瓜地区尽管干旱季节更长、更热,但降雨量更多。另外,智利的渠道灌溉系统十分完善,能将灌溉水输送到主要产区。

智利有许多其他农业国不具备的的多样性气候条件。因此,除了车厘子以外,智利同样出口蓝莓、猕猴桃等引进物种,它们在智利都顺利找到了适宜的种植环境,为这个南美国家成功创造价值。

除此之外,智利水果产业的成功还来自于果业的全产业链布局和规模效益。在智利,水果的生产、分选包装运营、销售乃至出口贸易都是统筹在一起考虑,一家水果公司往往拥有几千甚至上万公顷果园。

智利国土是全球最狭长的,怎么可能有这么大面积的果园?智利的水果公司可不怕麻烦,他们在全智利不同的气候地理区都布局种植基地。

大规模的种植基地旁边就建有分选包装厂、冷库设施等设施,并且严重做到技术标准一致、果品质量一致。

想想东南亚等国,虽然自然条件上非常适合多种水果的生产,可是农民只管种植、商贩在收购分选、零售商在做销售,人为割裂了产业链关联性,形成梗阻。

就这样,智利克服了地形崎岖、总体国土狭长等严重的先天不足,竟然成为了全球最大的生鲜水果出口国之一。智利全国目前有8000多处果园、500多家水果出口企业,向全球100多个国家出口70多种水果。

智利水果公司也选择那些夏季光照充足、中央山谷的冲积扇附近地形平坦、土壤肥沃的地方作为车厘子种植园选址。

这样,智利车厘子也就异军突起了。在对中国的出口贸易中,车厘子与智利传统优势产业铜产品一起,成为三大主要出口产品。

从上海乘坐客运班机到智利首都圣地亚哥,除去中途转机候机的时间外,仅仅算飞机上航行的时间,就要超过24小时。

事实上,长期以来,中国与智利长期保持良好贸易关系,而且两国贸易关系互补性很强。

智利铜矿、林业资源丰富,中国的数码设备和机电产品具有显著优势,双方的合作带来双赢局面。因此,2005年,智利成为了第一个与中国签订自贸协定的拉美国家。

就车厘子而言,2008年双方签署的专门针对智利樱桃进入中国的检疫协定书,标志着智利车厘子被正式批准进入中国市场。

何况,智利人对本国农产品的推广,是当作大事来做的。智利水果出口商协会在亚洲一年的推广费用可达500万美元,推广活动包括店内促销,户外广告、电视广告以及社交媒体推广。

市场也很青睐勤奋努力的智利水果商人。2016年,智利对中国水果出口超过泰国对华水果出口,夺得当年对中国出口水果国家之首宝座,这也是智利历史上首次。

在此之前,从2009年开始,中国就超过美国,成为了智利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并持续保持了下去。

2017年,中国和智利在自贸区升级谈判达成协议。而早在2015年,双方97%的商品就实现了零关税,车厘子也不例外。

从智利运送车厘子到中国,为保障车厘子新鲜度,需要对温度和湿度有严格控制。在空运中必须在飞机机舱内通过内部空调进行温度控制,在海运中必须使用冷藏集装箱运输。

在全球化的今天,无论多么遥远的距离,只要没有人为设置的贸易障碍,互联互通是很容易做到的。